第四十九章 宴会风波(1 / 1)

走到元府门口,元璃婠站住了,环视四周,没有人在,将青蛇唤出,“小宝贝。你要留在这帮我看着元府的动态了,我离开之后,为避免元镇有挪动贪污财宝的可能性,有任何异动,你一定要随时向我汇报啊。”

青蛇从元璃婠的胳膊上离开,沿着草地向元府的深处爬去。

回到侯爷府的元璃婠也算是恢复自由之身了,没有人能再限制她的行踪,也没有什么事是需要她寸步不离的监督的。于是去到军营找霍衡尧说了宴会的事。

“这怎么能行?皇后的目地明显就是想让你在宴会上难堪啊。不能去,我不容许你受到这样的委屈,我去找皇上亲自说明。”霍衡尧听后,火冒三丈,任元璃婠怎么劝阻,也拉不住他,霍衡尧终于还是去见了皇上。

恰逢皇上与大臣在商议国事,霍衡尧在门外等了很久,太监才通传了皇上,皇上才让霍衡尧觐见的。

“皇上,明日的晚宴,内人元璃婠因身体不适,恐怕不能应皇后的邀请,如约出席了。请皇上准奏。”霍衡尧见到皇上,直接直奔主题的说到。

“霍爱卿,先请起,有什么事慢慢说。”霍衡尧听到皇上这么说,才终于起身回话。

“霍爱卿,我知道你夫妻二人感情好。可是这,为太子选妃的宴会事宜,我已全权交给皇后处理了,现在如果我直接准奏了,我是不是都不能给自己说的话做主了呢。那他日朝中大臣和他国君主又将如何看待我呢?”皇上知道霍衡尧的意思,和元璃婠的身体根本没有关系,他就是不想让她出席这么被动的一个宴会而已。

“皇上,我知道作为臣子,是不应该也没有权利说这样的话。不过,我还是想问问皇上,如果下次再有影响到国家存亡,很危难的战事时,臣拒绝出战,皇上的心情又是如何呢?”霍衡尧一向都是很沉稳冷静的,可如今遇到这样的事情,实在无法让他冷静下来。

他不可能让元璃婠受到一点委屈,从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他就决定了。所以他现在才会这么焦灼。

“霍爱卿,朕知道你只是一时的气话,你这么心怀天下,把国家和百姓放在第一位的人,就算全营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你也一定会战斗到最后的。”皇上之所以在听到霍衡尧这么说之后,还能不惹怒胜颜,全是因为皇上知道他的为人。

还有就是霍衡尧现在是朝中第一大重臣,掌握所有军权。朝中确实找不到第二个这么有实力的人才,所以皇上才臻爱有加。

“朕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朕答应你,绝对不会让元璃婠在宴会上受到任何委屈,并且此次出席宴会,我会让她以朕干女儿的身份参加,保证不会有任何人能难为到她。朕现在就下旨,这你总该放心了吧?”

“谢主隆恩。”霍衡尧也很识趣的适可而止,既然皇上都承诺不会让元璃婠受到委屈了,那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更何况,即使自己现在是郡王,像这样忤逆皇上的事,也只可能发生这一次,再有下一次自己恐怕也小命不保啊。

皇后听说了这个消息,对于皇上给元璃婠的封位很不满意,但是也敢怒不敢言,无法说拒绝。只要能让元璃婠来参加宴会就够了,不管什么身份。因为她的目的就是让她对林慕年死心,仅此而已。

霍衡尧回到军营,元璃婠赶紧迎上前。询问着情况。霍衡尧把今日进宫和皇上的对话,所有的来龙去脉都和元璃婠讲了一遍。

“好了,不要担心我了,我真的没事的。”元璃婠听后很是欣喜,霍衡尧竟然为了自己和皇上都发生了这样的冲突,双手环住霍衡尧的腰,接着说道。“皇上都答应你了会护我周全,我自己也会万事小心的。”

“不过你还要答应我一件事,出席宴会穿什么衣服,要我来决定。”霍衡尧看着元璃婠,像个小孩子一样,赌气的说道。

“好好好,都听你的。”元璃婠看着霍衡尧撒娇吃醋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为了让他放心,所以元璃婠很快的答应了下来。

下一秒她就后悔了,自己不应该在没看到霍衡尧挑选的衣服的时候,就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的。

“这...真的要穿这个去参加完宴会?”元璃婠看着霍衡尧手里拿着的衣服,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难以置信的问道。

“对啊,就是这件啊,我选了好久才决定的呢。”霍衡尧坚定的说道。当然不可能让让元璃婠穿的光鲜亮丽去参加宴会了,所以这件素的不能再素的衣服,绝对是最合适的选择。

霍衡尧也不顾元璃婠质疑的目光。就是给她定了这件又老成又朴素的衣服。

元璃婠表面上有点生气,但内心里其实很开心的,有个人能这么在乎她,这个人还就是她的夫君,她也很满足。

晚宴单天,元璃婠身着霍衡尧为她挑选的素服出席,没想到却意外得到了皇后难得的赏识,觉得她能够认清自己的身份,不争不抢倒也还算得体。

除了元璃婠,其他应邀来参加宴会的名门小姐们都身着华服,大放异彩,恨不得能凭借着服装优势,就能一眼被太子殿下还有皇上皇后注意到。当然也包括元芳菲和霍溪儿。

元芳菲也是打扮的靓丽可人,但是当她看到也同时出现在宴会上的元璃婠时,还是控制不住对元璃婠的嫉妒之心,隐藏不住自己蛇蝎的心肠。于是又想要作弄元璃婠一番。

宴会开始,大家都落座了。歌舞升平的表演也开场了。一段歌舞过后,元芳菲就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挑事,羞辱女主的歹意。

“表演真是太精彩了,还记得上次随同我父亲一起来参加皇上举办的庆功宴时,离婠姐姐弹奏的那一曲,真是绕梁三日,让人还想再听一次呢。”歌舞结束,元芳菲就首先开口说道。“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荣幸能再听到一次呢?”

元璃婠怎么会不知道元芳菲的小心思,来参加宴会的都是未婚年轻女子,元芳菲无非就是想让自己给他们弹奏一曲给大家助兴。

‘我难道像是来给大家表演助兴的吗?’元璃婠心里默默的想着,生气得很。表面上却不漏声色的进行着反击。

“芳菲妹妹过誉了,都只是一些登不了台面的小才艺而已,不值得一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