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第二副会长超大章(1 / 1)

皎月在云后显现出光辉,何奥控制着郝毅分身抬起手,拨开了身前的树叶。

在远处的山坳里,皎洁的月光之下,一座四四方方的堡垒‘小城’在他视野尽头显现出身形。

何奥低下头去,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地址定位,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已经和定位的位置重合。

在他前方的那座堡垒小城,就是荣光会这一次的‘汇聚点’。

之所以说是这一次的汇聚点,是因为荣光会每一次的汇聚点是不同的。

何奥总结了高大男人之前监控时的思绪,和他零散破碎的记忆,获得了一些有效信息。

荣光会修建了数个汇聚点地址,每一次只启用一个汇聚点,需要向被称为‘第二副会长’的人申请之后,才能获得当次汇聚点的地址。

而这个汇聚点,实际上就是一个‘最后驿站’或者说‘监牢’,荣光会各个区域的‘护法’将抓住的人带到这里,然后把人留下,自己离开。

所有被抓住的‘人牲’都会在这里汇聚关押。

一般情况下,荣光会因为各地组织的远近不同,被安排的汇聚时间不同,整个汇聚的过程会持续两到三天。

等到所有‘人牲’都到了,那位第二副会长就会带着这些人前往传说中的‘荣光之城’。

同样,如果有要求收集建筑材料的话,也会带到当时的汇聚点。

而这个‘第二副会长’的身份似乎很有意思,他似乎长期‘居住’在荣光之城,只有需要将人牲带入荣光之城的时候,他才会出来。

在之前,通常情况,他出现的时间都是荣光之城即将开启的时候,待个两三天,当‘人牲’收集够,他就会立刻离开,几乎与各地的‘护法’没有什么交流。

而这一次,他却提前好几天出现在了众人视野中,并提前了原计划的‘人牲’汇集时间,要求各地‘护法’尽快将人牲抓捕完全。

同时,他也告知所有的‘护法’,这是最后一次抓捕人牲了,‘荣光之城’即将建成。

由此可见,这些荣光会真正的高层确实‘非常急’。

不过普通的‘护法’想要找到这位‘第二副会长’却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他们需要先用卫星电话打电话给相应的‘接线人’,然后由‘接线人’在复杂的身份验证之后,转接给‘第二副会长’。

高大男人之前就是走的这套程序。

同样,这位第二副会长踪迹不明,要找他很麻烦。

只有一个地方可以确定找到他,那就是‘汇聚点’。

但是如果有护法带着‘人牲’过来,他是一定会在的。

汇聚点的位置本身并没有什么价值,但是这位‘第二副会长’很有价值。

他既然能带人去荣光之城,那他就应该知道,荣光之城在哪儿。

何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身形逐渐变化,从高大男人的模样变回郝毅的模样。

替生披风获取的高大男人的记忆虽然零散,但是在何奥艰难的拼凑之下,还是找到了一些有效的信息。

比如特洛克共和国因为地理位置特殊,接近西土的中心,所以一般情况下,汇聚点都会选在特洛克共和国内,这一次的汇聚点,就在距离首都斐克莱不远的地方。

而作为最靠近汇聚点的‘地区’,特洛克共和国并非像是伊卡一样,由一个‘护法’统帅,而是分成了南北两个区域,由两个‘护法’负责。

高大男人就是南区的护法,特洛克的首都斐克莱就在他的管辖区域内,不过,由于他自己经常亲自带队抓人,他更喜欢自称为‘队长’,喜欢别人称他为‘老大’。

而他的副手也因此被他强行冠上了并不喜欢的‘副队长’的名号,这就是两人积怨的来源。

不过由于地区被分割,在特洛克成为护法的难度是要小于伊卡的。

高大男人加上那种特殊的‘荣光’,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也只是接近C级极限,但是远还没到B级的地步,比伊卡共和国那个爆发之后勉强接近B级的白袍男人水平差得多。

这种程度哪怕在副本世界,也可以成为一方霸主了,只是在何奥面前有点不够看。

而除了这些特洛克共和国的基本势力划分以外,何奥还在高大男人记忆中找到了些许有关‘黎明’组织的内容。

这内容让他稍微有些意外。

高大男人是和黎明有合作的,但是这合作仅限于黎明在特洛克共和国内替他抓人,为他稳定的供应一部分‘人牲’。

这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黎明为什么会和黑帮合作,为什么会在大街上抓人。

但仍旧有些事情无法解释。

何奥摇摇头,暂且压下思绪,收回目光。

他抬起头,沿着山间的道路,一步步向着下方的堡垒‘小城’走去。

······

巨大而厚重的铁门前,简单的岗亭内,一高一矮两个哨兵正站在岗亭下眺望着夜幕中的山岭。

“又到了献祭人牲的时候了啊。”

高个的哨兵靠在岗亭的墙壁上,有些无聊的点了一支烟,“这里现在冷清,过两天就热闹起来咯。”

旁边的矮个哨兵摸出了一支烟,听到同伴的话,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动作微微一顿,笑道,“你别说,那些人牲虽然脏兮兮的,但是身子和技术却不错。”

听到他的话,高个哨兵也似乎想起来了什么,笑道,“我上次遇见那个,才叫极品,而且还天真,她还觉得伺候好了,我们能带她逃出去。”

“有多极品?”

矮个哨兵似乎来了兴趣。

“你应该见过的,撞墙死了那个。”

高个哨兵吸了一口烟,笑道。

“那个啊,想起来了,”

矮个哨兵摸索出一个精致的精钢防风打火机,把烟叼在嘴上,“那个确实极品,比我们搞死那个强多了,原来是你们啊,我还一直说是谁这么有福气。”

“哈哈哈,”

高个哨兵哈哈大笑,他目光落在矮个哨兵的打火机上,“这打火机不错啊。”

“一个人牲送我的,”

矮个哨兵点燃了火焰,随口说道,“他希望我带他孩子走,这打火机,值不少钱。”

“然后呢。”

高个哨兵有些好奇。

“你说呢?”

微微燃起的火焰靠近了香烟,带着矮个哨兵的笑意,点燃了些许火红的斑点,“她女儿确实不错。”

“哈哈哈。”

高个哨兵笑出了声。

“两位,问个事。”

平静的声音响在了两个正在笑着的人耳畔。

两人身子同时一僵,迅速转过身去,看向身侧。

一个带着眼镜,看上去温和内敛的中土青年出现在了两人视野中。

“你是谁?你怎么找到这的?”

高个哨兵立刻拿起了脖子上挂着的枪,紧张的看着身前的中土青年。

他身侧的矮个哨兵也立刻拿起了枪,对准何奥。

“别紧张,我就问个事,”

何奥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两人,缓声问道,“你们的第二副会长现在在这里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

听到这个问题,高个男人立刻高声问道,同时伸手摸向自己胸口的对讲机。

“噢,你不知道啊,”

何奥看着他,轻轻点头,然后温和的笑道,“那我进去问问。”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前方厚重的大铁门,抬起脚步,从两人身旁擦肩而过,向前走去。

“你这家伙!”

高个男人抬起手,立刻向着身前的中土青年开枪。

但还未等他们扣动扳机,无形的剑刃就一前一后刺穿了他们的心脏。

伴随着在黑暗中绽放的鲜血,何奥抬起头,看了一眼瞪大眼睛的矮个哨兵,伸手接过了他手里的打火机,“别紧张,很快的。”

他的脚步向前,转瞬之间就抵达了那巨大的厚重的铁门前。

在他的身后,两个哨兵的身躯开始向后躺倒。

矮个哨兵抬起头,看向那中土青年的背影,看着那中土青年将手按在了数十吨的厚重铁门上。

“敌—”

他张开嘴,在生命的最后,艰难的发出模糊的声音。

而伴随着他声音,是一声厚重的闷响,以及吱嘎吱嘎的,巨大的机械传动机构被强行驱动的声音。

那厚重的,仿佛山壁一样的铁门,被青年一点点的推开。

无尽的裂缝伴随着青年的用力,从青年脚下的道路上蔓延而出,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蔓延过了岗亭。

矮个哨兵瞪大眼睛。

此刻,他已经没有心力再去喊出后面的话语,他的所有注意力都被那推动铁门青年吸引。

曾几何时,他以为那样庞大造物,绝不可能被人撼动。

而现在,那个身影打破了他长久以来的认知。

砰—砰—

伴随着身后传来的两具身体倒在地上声响,何奥抬起头去,看向门后的‘建筑’。

那是一个个密闭的楼宇,它们没有窗户,只有一道进入的小门,鳞次栉比的排列在大门之后。

这些楼宇就如同一个个用水泥密封的盒子,如同地表上的坟墓一般,伫立在高耸的‘城墙’之后。

很显然,这些楼宇就是用来关押‘人牲’的囚牢。

而在‘城墙’的内侧,则整齐的排列着一排排房屋,似乎是驻守这里的‘士兵’的居所。

而在所有密封楼宇的深处,似乎是整个‘小城’中心的地方,伫立着一座金属高塔,在高塔的顶端,似乎是一个宽阔的平台。

站在那上面,可以将整个‘小城’一览无余。

“你是谁。”

而伴随着何奥视线看向这座‘小城’的内部构造的时候,驻扎在铁门后的士兵,也发现了何奥。

“敌袭!”

“敌袭!”

紧接着,高声的喊叫与尖锐的警报一起,回荡在夜空之下。

“别紧张,”

何奥抬起手,看向身前慌乱的‘士兵’,温和的问道,“你看到了第二副会长了吗?”

回答他的,只有扣动的扳机。

“噢,你也不知道?”

何奥微微摇头,无形的剑刃将士兵一分为二。

然后他抬头扫了一眼周围慌忙之间围向他的士兵,抬起脚步,沿着那一栋栋密封的大楼中间的过道,向着最中心的金属高塔走去。

刚刚走了没几步,他就微微感受到了些许的寒意,一股浓烈的,带着尸骸腐臭的味道涌入了他的鼻腔。

这些味道从那紧闭的小门后渗出,从那一面面封闭的墙壁里渗出。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周围封闭的楼宇。

在超忆的视野下,密密麻麻的细碎阴影缠绕在这些楼宇之间,这就是弥漫在他身周的寒意的来源。

这里消散的魂灵太多,以至于残留下来的气息都形成了能干扰现实的力量。

何奥收回目光,继续往前,一个个士兵从楼宇间的缝隙冲出,对他扣动了扳机。

火光一下子在黑暗中照亮,在一片慌乱和弹雨中,鲜血如同在田圃盛开的花朵一样绽放。

“是超凡者!”

“普通子弹伤不了他!”

“拿火箭炮!”

“拿火箭炮!”

慌乱的喊声在人群中响起。

何奥看了一眼那些缠绕在楼宇间残余的阴影,抬起手。

超忆的力量瞬间蔓延在周围,混入了那些阴影中,然后骤烈的搅动起来。

这一瞬间,迅猛的寒风突然拂过了所有人脖颈,所有人的灵魂都仿佛在此刻被无形的力量缠绕。

何奥看向周围,在超忆的视野中,每个人灵魂似乎都开始闪烁起来。

他们在刚刚的‘灵风’的吹拂下,灵魂短暂的陷入了不稳定的状态,这种状态是最容易被干扰情绪的了。

于是无形的力量蔓延在了四周,引动了人们心中的恐惧。

何奥的脚步并未停歇,那周围冲来的士兵依旧在向前冲着。

紧接着,有人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骤然停下了脚步。

“你不要过来啊!!!”

嘶声的喊叫在明月下响起。

一个又一个的身影颤抖而惊慌的看向四周。

“不是我杀得你,不要找我啊!不要找我啊!”

“幽灵有什么可怕的,我能杀你一次,我就能杀你第二次!我杀了你!!!”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啊——”

激烈的,混乱的枪声伴随着夜幕中的寒意,在整个楼宇间流淌。

流动的弹雨毫无目标的四下飞溅着,带走一个又一个恐惧的生命。

恐惧和污染也混在这寒冷的风中,飞速的向着四周蔓延。

何奥在这些弹雨中前行,偶尔接住一颗不小心飞过来的子弹,将它弹回正确的轨道上。

轰——

澎湃的火焰在他身周不远炸响,

那似乎是有人发射了火箭弹。

于是在这火焰和弹雨的映照下,何奥一点点的靠近了金属高塔。

“你做了什么?!”

在何奥即将抵达高塔的时候,一个军官模样的身影冲上前来,拦住了他的去路,愤怒的看着他,“你这个魔鬼!”

何奥看了一眼周围自相残杀胡乱开枪的士兵,看着那些士兵眼中的恐惧,温和的笑道,“看来地狱中的确有很多人在想念你和你的士兵。”

“我们杀了他们又如何?”

军官看着何奥,拔出了腰间的佩剑,颤抖着说道,“那是他们该死!他们本来就是牲畜,牲畜就是要为了主人牺牲自己的生命,满足主人的一切要求。”

“那为什么你会害怕?”

何奥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军官。

这个军官是个D级超凡者,何奥的力量并没有蔓延在他身上,影响他情绪的是那些缠绕在大楼上残余的魂灵。

“我不害怕!你这个恶魔!”

军官厉声喊道,他抬起佩剑,向着何奥冲来,“我杀了你!”

“是么。”

何奥抬起手,食指指向他眉心的位置,虚空一点。

超忆的力量蔓延出去,扫过他的灵魂。

这一瞬间,军官瞪大了眼睛,骤然停下了脚步。

他低下头去,一只手臂从他脚下的大地伸出,抓住了他的脚踝,彻骨的寒意瞬间蔓延上他的身躯。

这股寒冷,是如此的熟悉,就像是···液氮。

恍惚的记忆浮现在他的脑海,他曾经将这相似的手臂伸入液氮中。

不对,不对,液氮冻伤一瞬间怎么会有寒冷的感觉呢。

不可能,是幻觉。

他想要继续向前,但是一只又一只的手臂从大地深处伸出,抓住了他的脚踝。

在周围骤烈的子弹和火焰中,在他视野中,一个个虚幻的身影从大地里爬出,一步步向他走来。

“混蛋,你们这些混蛋,你们都死了!你们都死了!”

他抬起剑,疯狂的看向那些身影,“你们只是牲畜!牲畜!”

他嘶声吼叫着,如同野兽发出狂啸。

“好了,我问个问题,”

在这瞬间,他看到了那中土青年走到了他的身前,随手抓住了他全力砍出的佩剑。

“第二副会长在哪儿?”

他听着那个青年平静的问道。

短暂的理智在这一瞬间回归了他的脑海,他知道,他不能说,他不能说。

但是青年似乎并没有等他回答,而是收回手,踏上了他身后的金属高塔的阶梯,温和的笑道,“马上回来了啊,那我等一下。”

那声音平缓而自然,就像是一个来老友家做客的访客,

他颤抖着听着那声音,想要张嘴反驳,但是一只无形的手臂却伸入了他的嘴巴,从里面卡住了他的喉咙。

一个个虚幻的阴影从周围爬起来,他们一点点的靠近他,爬在了他的身上,重重叠叠的覆盖了他的身躯。

他的身躯颤抖着,想要嘶吼,却发不出声音,扭曲与异变也在这一刻笼罩了他的灵魂。

疯狂缠绕着他,狂暴的力量支撑着他的血肉迅速膨胀,他体内的天赋序列的力量正在随着他意志的崩塌,而陷入失控。

咻——

而在他即将异变的一瞬间,无形的剑刃划过天空,摧毁了他的身躯。

咚—咚—咚—

何奥沿着金属楼梯,一步一步,拾级而上。

轰——

似乎有人点燃了军火库,剧烈的爆炸震颤了天空与大地,照亮了青年单薄的背影。

浓郁的油料不知何时已经流淌在了地面上,在缝隙间蔓延。

终于,何奥踏上了金属高塔的顶端,站在了最高的平台上。

然后他看了一眼下方混乱的人群,抬起手,点燃了手中的防风打火机,固定火焰,将它随手向着那混乱中丢下。

砰——

旋转的打火机落在地上,轻轻弹跳了一下,火焰点燃了油料,这一瞬间,流淌的烈火将整个堡垒点燃。

何奥抬起头,视线放远。

火焰与皎月映照在他的身周,而在他的前方,带着轰鸣声响的直升机正在飞速驶来。

五千五百字,日常求个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