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四章:觉醒的背后大章(1 / 1)

南极

疾驰的列车停在雪地中,带着圆顶礼帽的何奥本体从车辆上走下。

他抬头看了一眼四周。

极夜仍旧是那个极夜,璀璨的极光依旧如同帷幕从群星上垂下。

但是周围的洁白的冰川已经布满了裂痕,数米高的巨大冰块如同石砾一样散落在覆盖着白雪的冰面上。

宽达半米的裂缝如同蛛网一般遍布在了整个冰雪大地,将零落的光辉吞噬在裂缝的深处。

这些是之前他在召唤群星之轮的时候,从群星之轮逸散而下的一点力量造成的小冲击。

他抬起手,感受着自己与群星之轮的那一点微弱的联系。

他的思路没什么问题,但是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遭遇了一些‘麻烦’,导致这个实验过程卡在了那里。

而也在他卡思绪的时候,郝毅分身那边发现了那个即将‘觉醒’的少年。

其实何奥本身一直对觉醒这件事很感兴趣。

在副本世界似乎是没有‘觉醒’的,想要成为超凡者只有服用更加温和的调配秘药进行‘晋升’。

而主世界的普通人,却可以不需要任何准备,就能直接获得超凡,虽然有很高的失败和变怪物的可能性,但是这件事本身也挺‘神奇’的。

以何奥掌握的神秘学知识无法解释这种现象。

虽然主世界三大组织也对觉醒进行了研究,但最后也只有‘觉醒似乎更倾向于那些对超凡有‘感知’的人’这样的简单结论。

这已经是主世界现在能研究的极限了。

不过何奥在获得了真理之眼之后,就觉得或许可以找个人,看看能不能‘窥探’一下觉醒的更深层次的原因。

但是血日事件占用了他的大量时间,他运气也不怎么好,没有遇见即将觉醒的人。

当然,这次遇见这个‘少年’,或许也不是因为他运气突然变好了。

这个‘少年’本身的灵魂比较结实,灵性很高,而且他觉醒的天赋序列是紫色的光辉,很有可能他的F级天赋序列就是天赋序列9:听众。

看能力,他虽然那不是何奥的这条途径的,但也应该是与何奥相邻的途径的。

所以他很有可能是被何奥,确切来说,是被郝毅分身身上的‘超忆’气息吸引来的。

不过这倒也给了何奥一个机会。

所以他直接本体去了斐克莱,准备看看少年‘觉醒’的全过程是什么,顺便也看看这种能把强大力量塞进弱小身体的‘觉醒’,对他控制群星之轮有没有什么帮助。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也让本体参与进了荣光会的事件,顺便对本体晋升B级奇迹学者之后,新获得的奇迹‘苍穹之光’进行了多联发压力测试。

最后测试结果还挺好的,虽然在多联发状态下,苍穹之光的力量会随着连发数量增加而快速削弱,但是只要控制得好,用来大规模清小怪还是可以的。

可以当地图炮用,由于可以精确命中,而且综合力量很强,实际使用起来比之前的山崩海啸好的多。

就是分的数量多了,对思维和灵魂力量的要求比较高,不过何奥恰巧在这方面有点优势,所以用起来也不用太担心。

而且何奥估计,由于同发一个母本,或许可以通过将母本附加位格的方法,让每一个分支都沾染上高位的气息。

当然,这个苍穹之光的测试只是顺手而为,此行最大的收获,还是何奥对于少年‘觉醒’过程的观察。

首先他确定了一件事,主世界觉醒之后获得的天赋序列并不是凭空生成的,而是从某种深层空间‘上浮’的。

这些浮出来的天赋序列被通过某种特殊的‘规则’,‘塞’进了觉醒者的身体,然后被引导和觉醒者融合。

在真理之眼的视野中,缔造这一切的‘规则’似乎就是某种世界的本质运动,但是又似乎与世界的本质,不那么‘完美相洽’。

就是不知道,是只有主世界有这样的‘规则’,还是所有地方都有。

虽然这些‘规则’本身还有许多何奥现在能力无法窥破的疑点,但规则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这些规则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取代了‘秘药’的效果,可以让普通人也能较好的融合基础的天赋序列,增加他们成为超凡者的概率。

而这,也给了何奥新的灵感。

脑海中回想着那些规则生效时,那些构筑成世界本质的线条的‘波动’,何奥抬起头去,看向天空。

内嵌在倒三角中的眼球,在他的身后缓缓浮现。

无形的狂风吹拂着地面,似乎暴风雪即将来临。

巨大的阴影从苍穹上浮现,遮蔽了群星与光辉。

——

晨露大厦

咔——

伴随着清脆的声响,女孩关闭了审讯室的房门。

“林迟迟小姐,您结束了?”

在门外等候的黑发青年立刻拿着手机走上前来,在林迟迟身前打开一副电子地图,“您刚刚要求我去找的地方有线索了,在斐克莱,能满足您需求的,可能就只有这个堡垒,”

黑发青年看向眼前的林迟迟,快速解释道,“这个堡垒原本是斐克莱世界树修建来的用来关押重大超凡罪犯的地方,后来他们在晨露大厦下面修建了新的‘监狱’,所以这个堡垒就被空置了。”

他将手机上的地图放大,使上面的某个点变得清晰,继续说道,

“这里易守难攻,设置了很多封锁,理论上可以关押C级的超凡者,也可以抵挡住C级超凡者的袭击,是整个特洛克共和国最坚固的堡垒,甚至比现在的晨露大厦都要坚固一些。”

“这个堡垒现在还有人吗?”

林迟迟看着地图,快速问道。

“有一部分的普通雇员和几个初级超凡者在里面维持着堡垒的正常运行,”

黑发青年回答道,“这种特殊设施,里面的设备和建筑都是正常维护的,不过就是距离城市有点远,在城外的山脚下。”

“好,”

林迟迟点点头,她抬起脚步,沿着走廊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去和多克的人说,我要这座堡垒,我要把今天抓的那些人全部转移到这座堡垒里去。”

“我们人手不够,押送这些人虽然也可以,但是比较极限,需要让斐克莱世界树他们派人和我们一起押送吗?”

黑发青年跟上女孩的步伐,低声问道。

“不用,”

林迟迟毫不犹豫的说道,“就我们,只要之前森文带过来的人,我们押送过去。”

听到这句话,黑发青年一愣,低声问道,“这,会不会有点危险?今天这么晚了,而且外面雨还没停,就只有我们,变数太多了。”

“我们现在需要尽快离开这里。”

林迟迟摇摇头,平静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黑发青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微微瞪大了眼睛,“您是说···?您不信任斐克莱世界树这边?”

“谈不上信不信任,我刚刚获得了一些情报,”

林迟迟摇了摇头,“你只需要安排人转移就行。”

“是,”

听到林迟迟的话,黑发青年点点头,然后他抬头看向林迟迟,思索着问道,“那我该怎么和世界树那边说···”

“你告诉他们,”

林迟迟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走廊尽头的审讯室,“这是为了配合调查案而必须要做的事情。”

“是!”

黑发青年犹豫了一下,重重点头,“我这就去办。”

“最多一个小时后,我就要启程押送他们出城。”

林迟迟平静的说道。

“好的。”

黑发青年点点头,然后拿着手机迅速往前,跑入了走廊的尽头。

注视着他的背影消失,林迟迟走进了一旁的电梯,按亮了电梯上的按键,同时手触碰了一下挂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

“迟迟,你这么做太危险了,”

耳机里传来闫悦有些生气的声音,“你想用那些俘虏做饵去吸引黎明的注意力,让他们来‘救人’?但是你考虑过没有,这会把你放在什么样的境地。”

林迟迟转过身,看了一眼光洁的电梯里倒映着的乖巧可爱,看上去没有一点攻击性的脸颊。

然后她嘴角勾起,微微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展现出一个标准的可爱笑容,“闫悦姐,我也不弱的。”

电话里的闫悦被她说的一愣,气极反笑,“你和那位天使小姐一起,能合力斩杀恶灵天使是吧?”

“那是,我超强的。”

林迟迟点点头,乖巧的说道。

“林迟迟!你今天别想萌混过关!”

闫悦微微提高了音调,“你在做的事情很危险,你知道吗?!你就带这么点人,还不要斐克莱世界树的保护,如果你在半路上遇袭,谁能救得了你?”

叮——

电梯抵达,林迟迟从电梯里走出。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上那个损坏的已经被拆卸的摄像头,缓缓说道,“闫悦姐,主要的诱饵不光有那些俘虏,还有我。”

“啊?”

闫悦微微一愣,“你什么意思?”

林迟迟伸出手,推开了旁边一个小办公室的门,笑着说道,“你想啊,现在在整个斐克莱,我是唯一一个在主导调查这些事的人,并且也是因为我,那些疑似黎明的人被抓了。

“我在想,何部给我安排了这个职位,很可能就是想要我提前把这边的情况搞清楚,到时候你们来了,好直接开展调查。

“如果这时候,我死了,那些俘虏被救了,会是什么结果?”

“整个调查进度直接归零,”

闫悦话语微顿,缓声道,“按照你现在透露出的消息,站在那些幕后人的立场,他们只会认为你识破了他们留下来的指向斐克莱世界树的‘线索’。

“这些俘虏被抓,大概率不在他们意料之中,而你又在审问俘虏之后提出了转移要求,他们无法确定这些俘虏有没有泄露什么关键信息,”

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我们来之前让你和那些俘虏永远闭嘴,到时候我们到了,注意力还是会很大程度上落在你现在表现出来的对斐克莱世界树的‘敌意’上面,把调查的目标落在斐克莱世界树身上。”

“是的,”

林迟迟点点头,“这个计划只能今晚上实施,因为等明天闫悦姐你们一来,他们就不一定敢对我动手了,那时候再钓鱼就钓不到了。”

“但你这个计划还是太危险了,”

闫悦沉默片刻,缓缓说道,“人家钓鱼是要比鱼强的,你就是个小虾米。”

“也正是因为我是个小虾米,”

林迟迟嘿嘿笑道,“鱼儿才会来啊。”

她抬起手,拿起了桌面上的精钢匕首,“而且小虾米也不弱的。”

“但是···”

闫悦开口,似乎还想说什么。

“闫悦姐,我们可能没多少时间了,”

而这个时候,林迟迟却在她开口前说道,

“我有一种预感,他们很‘急’。

“我和那些被郝毅哥哥救下来的人聊过,那些荣光会的人最近抓人的频率明显高了很多。

“那些在莫特市被抓的荣光会成员不是说过么,他们也曾经被强调过这是最后的时刻了。

“我总感觉,那些荣光会的人在和我们抢时间,他们一边试图用各种方法阻碍我们的调查,另一边又加快节奏的抓人。”

她叹了口气,“所以我觉得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啦,如果一切按部就班的调查,我们可能会被带进他们的节奏里,然后一步落后步步落后,眼见着他们实现自己的肮脏计谋。

“所以现在得用点‘奇谋’,主动引诱他们露出破绽,从他们想象不到的地方破局,把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上。”

“你这小妮子···”

电话那边的闫悦沉默了一下。

“放心吧,闫悦姐,”

女孩将手放进口袋里,握住了口袋里的护符,微笑道,“我有把握的。”

已经渐渐变小的雨滴缓缓从窗外落下,沉浸入城市中。

······

“那个小丫头片子要独自带人离开?”

坐在办公桌后,多克看着眼前的手下,“她疯了?她考虑过遇袭的可能吗?”

“她好像获得了某种线索,”

手下快速说道,“觉得是我们绑架了森文,想远离我们。”

“有意思,”

多克向后躺靠,转动椅子,看向身后落地窗外的雨幕,“心比天高的小丫头,她那个实力,既然想找死,就让她找去吧。”

——

直升机螺旋桨在雨幕中轰鸣

俊美青年坐在直升机内,看了一眼门外的雨水。

“副会长大人,我们现在去哪儿?”

旁边的男人恭敬的问道。

“去汇聚点。”

青年口中传来苍老的声音。

“斐克莱城南据点现在在转移人牲到汇集点,”

男人思索着说道,“我感觉他们那边有点奇怪,今晚上的事情疑点重重,会不会带着什么小尾巴?”

“没事,”

青年摇摇头,目光依旧注视着雨幕,苍老的声音平静而自然,“有小尾巴,掐死就可以了。”

四千三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