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城市暴乱九(1 / 1)

赛博诡异见闻录 子瑊 2876 字 10个月前

无穷无尽的光撒入空间之中,宁原的身体在光辉之中若隐若现。

他仿佛抓住羽毛一般,轻轻捏住了尤弥尔顿的手臂,尽管动作看起来软弱无力,但是尤弥尔顿却感觉到了泰山压顶一般的压力。

“洛伦埃尔!”

尤弥尔顿怒吼了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竟然还活着!”

“不,他死了。”

宁原晃了晃脑袋,将脑海中那些纷乱的意识流屏蔽,然后抓起那截小指骨,转头看向尤弥尔顿。

“他把遗产留给了我,现在我是洛伦埃尔世界的王,加百列……斯图尔特的守护者。”

洛伦埃尔给了他一切。

包括圣灵节点的统御权,圣约柜防火墙枢纽的控制权,对接大天使长的权限,还包括……一部分记忆。

通过这些模糊的记忆,他明白了大概。

天国圣灵,这个古神,内部是一个完整的文明形态构成,以一个圣约柜为首,大天使长加百列和米迦勒为主,六大世界为辅的一个特殊宗教社会。

他们原先的家乡已经彻底毁灭了,被各种奇异的诡异生物和莫名其妙的自然现象拖拽到了永恒的混乱与黑暗之中,他们称这些诡异的东西名为深渊恶魔。

深渊恶魔没有明确的思维,没有方向和目的,有的只是无尽的暴乱与疯狂,深渊所过之处,时空都化作残渣剩饭。

这种现象让他莫名的想到了活跃在渊墟的古神。

这让宁原不由得想起了达尔学派的一个出名的理论。

神性污染是相互的。

那些古神在污染我们的同时,我们也在污染他们。

这点在天国圣灵的身上得到了很好的验证,那些侵袭他们的深渊恶魔,说不定就是渊墟。

古神……

究竟是什么!

自两千年前文明复苏开始,渊墟之人就无时无刻不遭受古神的侵袭,那时候的渊墟世界,真的就是永恒的黑暗。

不过古代科技的复苏点燃了黑暗中最初的火光,一路发展到两千年后,渊墟经历了数十次迭代,战乱与鲜血铺陈之下,文明盎然前进,获得了如今的实力,我们开发宇宙,探索边疆,封印股神,改造人体,机械成神……

尽管这个世界仍遵循着马太效应濒临毁灭,社会的穹顶依然高不见顶,但相较于两千年前,这已经是好很多了。

其中,能让渊墟人成功抵御古神的技术,便是观察者网络技术。

人类的观察……不,粒子的相互作用会稳定彼此的形态,基于这个物理特征,渊墟进行了超大范围的扫盲和培育工作,只要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受到过基础教育,群体思维的惯性会将这个世界带入稳定。

天国圣灵……他们也采用了类似的技术。

不过并非是大范围的科普,而是宗教。

宗教的确具有统合思维的特征,渊墟在最开始的时候,也使用过宗教的手段,只不过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而被废弃了。

宗教源自于自然崇拜,而古神……是一个比风雨雷电更加难以捉摸,更加容易被崇拜的东西,因此宗教的发展无异于自杀。

另一方面,宗教会锁死自然科学的发展,欧洲的黑暗中世纪就是最好的教训。

文明的本能是前进,任何阻挡前进的……都会死。

不过圣灵的问题不一样。

他们没有家,没有稳定的发展条件,发展自然科学的道路无异于浪费资源,最终会因为资源耗竭而死亡。

因此最好的方式就是采用宗教的手段控制民众。

因为圣灵本身的生物特征,这一点变得非常容易。

圣灵的社会如同计算机网络一般,他们出生开始就可以全网链接,而且他们每一个都是网络的节点,在如此便捷的沟通环境下,他们变成了类计算机的构成体,每秒能够处理的数据量,是人类的数千万倍不止。

并且……这些数据就如同渊墟的异能者一般,拥有着干涉现实的能力,他们可以通过计算,类似于3d建模一般,无中生有,凭空造物!

只要有足够的网络权限,他们就能调集更大的计算资源,造出更复杂的事物。

这就是他们的族群特性。

但……虽然有如此大的数据量,但他们本身能够调集的很少,这些数据都是用来承载族群网络,靠固定的程序处理,个体能够调集承载的数量并不高,个体智商也没有高到多少。

话虽如此,圣灵的基础智商也要远高于人类。

不过渊墟有主控的帮助,也算和圣灵做到了对等。

说回刚才的话题,基于族群网络的特性,任何思维都可以很快的蔓延到圣灵边界,所以宗教控制对圣灵来说,非常容易,而且他们种族本身,就对古神之类的事物,具有非常高的抗性。

为了对抗宗教带来的副作用,他们如同犹太人一般,信仰着一个全能的主,除了这个主以外,其他的神明,皆是虚幻。

这种唯一神的设定,有效的避免了“邪魔崇拜的问题”,也让他们在漂流之中,撑了十万年之久。

他们和‘主’做了一个约定。

主许给了他们一块世界,一块永恒,安宁,不受任何侵扰,圣灵们可以快乐生存的桃源,在那里,不会再有任何邪魔。

不过要想得到这个世界,得到最终的救赎,必须承受苦难。

这既是约定,也是戒律,被牢牢地锁在了一个名叫“圣约柜”的机制中,束缚着所有的圣灵。

所有的圣灵都认为,圣约柜中储存着约定,按照一段“源代码”,指导着所有圣灵的生活方式,但现在,宁原通过加百列与尤弥尔顿的对话中知道了。

圣约柜中,储存着‘伊甸园’。

那是圣灵文明世界的火种,一个复苏机制,只要圣灵们熬过漂泊之旅,找到了‘新乡’,那么圣约柜就会展开,快速恢复天国圣灵的文明,但这个计划现在破灭了。

因为时间。

十万年的苦痛之旅,除了洛伦埃尔世界之外的其他五大世界,每时每刻都在遭受着圣灵的入侵,这让他们的人口凋零,濒临灭绝,而……新乡,依然遥遥无期。

这时候,有个外来者到达了圣灵的国度。

那是一个帝国的公主,帝国的名字叫尤卢卡尔罗森霜斯帝国,这个公主带来了一个办法和相应的技术。

去他妈的新乡。

彻底解放圣灵。

人口才是文明的主体,没有足够的人,再辉煌的文明,也会被扫进历史的尘埃,要想活着,必须发展,圣灵们必须看清前路,否则全族送葬。

圣灵已经岌岌可危了。

尤其是对于圣灵这种联网的族群来说,人口数量的暴跌意味着网络的消失,而网络规模越小,他们就越难抵挡邪魔的攻击,这是一个无解的恶性循环。

文明没了可以再造!

亡族灭种了可就真的无法挽回!

圣灵过往的荣耀已经消逝,那就让它走吧,文明需要的是未来。

于是尤弥尔顿站了出来。

他点燃了他的世界,化作了反攻号角,集合所有圣灵的计算资源,攻进了洛伦埃尔世界,拿下了圣约柜防火墙的守卫枢纽……洛伦埃尔。

并亲自打造了如今这个和地球历史叠加的世界,要打造一把钥匙,能解开圣约柜的钥匙。

关于这一段记忆,洛伦埃尔传给宁原的模糊不清,关于尤弥尔顿如何打造这个世界的过程,洛伦埃尔更是一概不知。

可能……洛伦埃尔被杀的时候,损失太惨重了吧。

不过,宁原也大致明白了尤弥尔顿的目的,他要化身耶稣,拯救岌岌可危的圣灵世界。

犹太人的王国,就让他永远存在于虚幻中吧,他要的是现在的发展,圣灵不可能解救自己,更不可能找到什么新乡,他要化身耶稣,结束所有圣灵的苦役。

尽管世界仍然在邪魔的入侵之下,但是那个帝国公主所带来的技术,让他们窥探到了邪魔的世界,并且找到了规则可被利用。

这寓意着,圣灵可以在邪魔遍地情况下继续发展!

希望就在前方,那何处不是新乡?

于是尤弥尔顿策划了所有的一切。

但这其中有个问题。

通过洛伦埃尔的记忆,宁原了解到了圣约柜中的隐藏机制。

所谓的圣约柜……其实就是大天使长加百列!

加百列本身就是圣约柜,整个圣约柜,不,伊甸园的数据,都以离散的状态保存在她的体内。

尤弥尔顿此举,就是在谋杀加百列,而在这般谋杀之下,伊甸园支离破碎,加百列为了保存住这段离散的火种,让数据分布储存在了整个圣灵网络中,而她则……提前自杀。

只有这样,才能保存下来完整的数据提取规则,有这段规则在,伊甸园才不是在网络中的废弃数据,才能被随时组织成新的伊甸园。

为了不让尤弥尔顿拆散这段序列,她只能提前自杀,裂解自己的权限,然后把权限和数据的存储规则融在了斯图尔特的体内。

那个军方实验室的首席研究员内。

通过刚才加百列与尤弥尔顿的对话,宁愿也大概猜到了事态的发展程度。

尤弥尔顿的入侵已经无法停止,为了保存文明的火种,加百列选择提前裂解掉自己的数据,将一部分圣约柜权限,和伊甸园存储在“邪魔”的体内,绕过圣灵的族群网络,这样能规避掉尤弥尔顿彻底摧毁圣约柜。

但是事情并没有因为大天使长的牺牲而停下。

这里是古神实验室。

斯图尔特仍然在这里。

只要尤弥尔顿拿到斯图尔特的数据,那么圣约柜就会彻底裂解,圣灵再无拘束,会就地建立新乡。

这是宁原不想看到的。

因为渊墟的封印系统,只封印住了圣约柜和洛伦埃尔世界,如果圣约柜裂解,圣灵将会对渊墟造成毁灭性打击。

对于渊墟来说,圣灵是古神,而对于圣灵世界来说,渊墟是邪魔。

这不是国与国的战争,甚至也不是文明与文明的战争,硬要说的话……

这是物理法则的对冲!

二者之间,水火不容,不死不休。

因此,加百列和宁原在临死之前形成了一个利益同盟,宁原不希望渊墟遭到入侵,而加百列也不希望伊甸园被裂解。

或许尤弥尔顿说的对,圣灵不该沉浸在过往的荣耀中,不该沉迷在神主的光辉下,要想超脱,必须要向前看,必须要解放。

但是……

这里不合适。

这里是无尽的深渊,是修罗炼狱。

在这里解放,对渊墟和圣灵来说,都不是一个好结局。

圣灵还需要在向前走,走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展开伊甸园,重塑往日的辉煌。

过去虽然是魔咒,却也是文明的根基,失去了过往,也就失去了文明的脊梁,加百列想要站着生,而宁原,也想让渊墟安全。

与古神不死不休,是渊墟刻在人类基因里的思维钢印,每一个渊墟人,都要去保护好渊墟,这是渊墟挺过黑暗纪元的不二法则。

因此,他必须要保护好斯图尔特。

只有保护好她,不让尤弥尔顿彻底的拿到圣约柜,渊墟才能挺过危局。

而且,回家的路也清晰了。

圣约柜的权限,可以在天国圣灵中进行数据传输,有一个名叫都卡尔达的世界,就一直存在与渊墟之中!

只要找到斯图尔特,他和他的队员就能回家了。

不过,问题也在此。

在一旁的,只是加里。

一个……宁原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小女孩,她和斯图尔特肯定有很深的关系,但现在宁原也不知道具体的关系是什么,小女孩说白了只是一个幻影,要想回去,必须找到真正的斯图尔特。

不过……真正的斯图尔特在哪,他现在也没有头绪,可能要破解掉这个世界的秘密,才能真的找到她吧。

“尤弥尔顿,你的理想很不错,至于你有没有走错路,或许时间会给出答案吧,我也不知道,但是……”

宁原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尤弥尔顿,说道:“现在的你,在挡我的路。”

“你也在档我的路。”尤弥尔顿看了看宁原的脸,苦笑一声:“洛伦埃尔,从小你就跟我不对付,现在你死了还要拦在我的面前……那就打吧。”

“嗯。”

宁原点了点头,抬手摸出那截小指骨,随后双指一捏。

一阵白光闪烁之后,指骨变成了一段白色的微型芯片,他将这个芯片插在后脑中后,身上顿时浮现出无数白色的花纹,他左半边的眼睛也变成了纯白。

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些白色的花纹侵蚀了一半身体之后,便停了下来,宛若白色的纹身一般。

在他的左眼中,一切都变了。

面前不再是混合着布拉维尔下层区的耶路撒冷,而是一座巍峨,建筑林立的白色巨城。

建筑遍布简单的几何,圆形与方形的对比融合间构筑出了一个幻想中的奇异世界,无数圣灵在城市中飞舞,盘旋,身上披挂着金色的光辉。

宁原再看向尤弥尔顿,此刻,在他的左眼中,尤弥尔顿不再是耶稣的模样,而是变成了一个奇异的外星生物。

类人,浑身镶嵌着水晶质感的皮肤,皮肤下流淌着蓝白色的血液,在水晶上,镶嵌着金子一般的结构体,宛若铠甲一般,在生物的背后,长者一双巨大的翅膀。

光在尤弥尔顿的身体中流动,有节律一般的相互闪烁,传达着特殊信息的同时,也传递着……声音。

理解成声音也没差别。

因为圣灵的世界与渊墟,根本是两个不同的粒子系统!

渊墟的世界,是夸克,中子,电子,核子的粒子模型,基础四大力束缚这些粒子运动在希格斯场中,基于这些基础的粒子,组成了各种各样的化学元素,然后组成了运动的世界,再组成了……构成生命基础的脱氧核糖核酸(DNA),再然后,就是生命与文明。

而圣灵的世界,则是有着五个基本力,数十个与渊墟完全不同的基础粒子,这些粒子构筑的时空与渊墟的基础物理完全不同,交互的方式也与宁原所了解的渊墟物理大相径庭。

现在,宁原之所以能感受到尤弥尔顿的本体,可以说是感受到了圣灵世界的“光”,但也可以说是不是。

因为圣灵世界的光,也是声音。

在渊墟,光传递的是横波,物体传递的震动,也就是声音是纵波,而在圣灵世界中,这个类似光的物质和物体之间本身的震动,都是横波。

再深入的深层理论中,渊墟的光之所以成横波跟规范对称性有关,而在圣灵世界中,他们的量子场,也就是最基本的物理场,与渊墟简直是两个极端!

因此,蕴藏的数学公式也是完全不同。

当年麦克斯韦方程组算出了光的速度,而在圣灵世界中,运算的是另一个公式,得出的速度也不相同,他们的光……速度是渊墟的1.75倍。

除了时空带来的引力系统外,宁原找不到任何熟悉的物理量!

这不禁让他脑子里诞生出了一个猜想。

妈的!

怪不得那些研究员研究不出来古神的运行逻辑呢,这里面装的是一个复杂度和渊墟的基本物理不相上下的系统,而渊墟人又没有什么观察手段……

操!

古神不会是这么来的吧。

两个基本物理不同的世界,因为有着几个基本力相同,所以……相互嵌合在了一起?

就相当于两个不同的程序,架构都不一样,但是有一些代码能在两个程序之中同时运行,不过产生的是不一样的结果……

因为两个世界的引力系统相同,所以……圣灵世界的正常物理运动,到渊墟这里,就成了莫名其妙的古神运动……

想到这,宁原感觉自己被震撼的有些心神失守。

太复杂了,这种东西还是交给科学家去想吧。

他是一个战斗员。

只需要解决面前的战斗就行。

意识突然有些恍惚,宁原的口鼻之中也流出了鲜血,此刻,他能清晰的听到头骨摩擦头皮的声音。

“妈的……”

虽然洛伦埃尔将自己的权限交给了宁原,但宁原也并非无伤承载这些,圣灵的入侵对于宁原来说,仍然是致命的问题。

“最多……三分钟吗?”

宁原笑了笑,看向尤弥尔顿。

“来吧,第二回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