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城市暴乱四(1 / 1)

赛博诡异见闻录 子瑊 2168 字 10个月前

“救我的?”

朗基努斯冷哼一声,举起手中的长枪,猛地刺向宁原的身体。

“去死吧,魔鬼!”

他大吼一声,拼尽了手中全部的力量,誓要一枪将宁原捅个对穿。

如果杀了这个魔鬼,说不定他就可以得到救赎。

几天前,那个加利利人耶稣被钉上十字架的时候,是他捅穿了耶稣的肋下,以确认耶稣的死亡。

那时候,他还天真的以为,自己只不过是为罗马杀死了一个罪犯。

一个妄想自己是神之子的精神病,这种人他见多了,有些发育不良的奴隶会产生幻觉。

能与神灵交互的,不都是神庙中的祭祀和贵族们吗,他们有很繁琐的仪式,又是点药草,又是干啥的……反正他也不懂,他只是一个百夫长。

还是一个快瞎了的百夫长。

早年拼搏的经历让他患上了严重的眼疾,他的双眼已经快不能用了,为了保住自己的职位,他必须每天装的神色如常,耳清目明。

但是军队高压的环境让他如履薄冰,他每天活的心惊胆战,他知道,迟早有一天,自己会暴露。

或许是在某个平静的日常,又或许是在某次重要任务中。

想要百夫长职位的人可多,他害怕自己的秘密败露后,会遭受怎样的代价。

即便是没有生命之危,但失去了百夫长的优厚待遇后,他一个瞎子又怎么活下去?

所以他每天都活在焦虑中,直到那天,他不再焦虑了。

长矛刺穿了耶稣的身体,神的血液顺着矛尖溅射到了他的眼睛中,他一瞬间看见了光,久违的光。

光芒闪烁一阵后,他好像看到了天国,看到了神,看到了天使,看到了……那个拿撒勒人耶稣,一直在宣传的那个……

(耶稣生于拿撒勒,传教于加利利,所以拿撒勒人耶稣,加利利人耶稣都是正确的)

不在地上的国度。

他信了。

他全都信了。

那是神子给世人的交代,他代替世人承受了所有的罪,抵挡了末世的到来,并在天上,立下了所有善人的国,天国。

让世间所有的善,都能被救赎,都能善始善终。

但……那扇天国的门却没有为他敞开。

在那一瞬间,他知道了,他身上的罪,罪无可恕。

他将长矛刺进了神的子嗣,又何来宽恕?

于是这几天中,他一直郁郁寡欢。

他的眼睛虽然好了,但是身上的罪却洗不清了,他想要去那个天国,但天国的门,不会再为他打开。

而宁原的出现,让他看到了机会。

只要杀了这个魔鬼!

只要杀了他,那个门,就一定会为他打开!

所以他怒吼着,拼尽自己一生的力气,挤出自己全部的悍勇,将长矛向着宁原的头颅刺去。

但……魔鬼真的有这么好杀吗?

宁原微笑着,既没有躲闪,也没有抬起手,就静静的看着刺过来的长矛,一动不动。

在距离他脸部还有三寸的地方,长矛停住了。

朗基努斯的瞳孔瞬间放大,表情变的惊骇欲绝,在他的感知中,自己仿佛捅进了泥潭之中,空气中仿佛有无数只手,狠狠的抓住了长矛,让他无法自拔。

在这一瞬间,他因为肾上腺素生成的悍勇全部退却,转变成了无边的恐惧。

他本能的想跑,却惊骇的发现,那些握住长矛的无形手,也紧紧的攥住了他的肢体,让他动弹不得。

“啊……“

他本能的想要说出声,却发现,自己的喉咙也被紧紧的攥住,无法言语。

“我说过,我是来救你的,朗基努斯。”

宁原微笑着说道。

无人机网络刚刚建立成功的时候,宁原就注意到他了。

这个百夫长在刺杀耶稣之后,神智都变得不太正常,在昨晚‘耶稣降临’后,变得更加神神叨叨。

因此,他产生了一些好奇,于是过来查看。

现在,游戏刚刚开始,他要搓出一些底牌。

尤弥尔顿的计划,是通过模拟‘耶稣显圣’的剧本,来让这城里的圣灵节点,崇拜他,信仰他,让他成为那柄钥匙,所以宁原要控制住尤弥尔顿。

但几番波折下来,尤弥尔顿控制失败,他不得不转向其他的路。

他可不相信,尤弥尔顿会在拿到钥匙后,好心的帮他和他的队员传送回渊墟,所以他必须有筹码。

一个能够威胁到尤弥尔顿的筹码。

暂时他还想不到如何打造底牌,不过有一点他能确定。

在卡宁之环的威慑下,时间不多,尤弥尔顿擅自改了剧本。

他破坏掉凯撒雕像,并将自己诬陷为凶手,目的就是为了引爆冲突。

罗马士兵自然是打不过宁原,哪怕是整座城一起上,也打不过宁原的影袭小队,在无人机网络和自动炮塔的降维打击下,宁原可以翻手掀了这座城。

但……尤弥尔顿也知道这点,他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是讨伐宁原,而是为了让宁原杀人。

只要宁原造成了大范围的杀戮,他再出面抵抗,这样一来,整座城在宁原的高压下,会很快速的将信仰集中在尤弥尔顿的身上。

绝望的苦难,是宗教的食粮。

尤弥尔顿想到了这点,宁原也知道这点。

所以他根本不接招。

尤弥尔顿本以为废了宁原的空间传送,就可以让他不得不与罗马士兵对抗,只要杀戮的头一开,整个剧本就会自行演绎,他会在最短时间内成为‘救世主’。

但宁原还有耿琳,只要耿琳的异能还在,他可以以极小的形体在这座城中隐藏,不被任何人发现。

即便没有耿琳,宁原还有光学迷彩,还有诸多隐匿手段,总之,尤弥尔顿的阳谋宁原就是不接。

没办法的情况下,尤弥尔顿选择了人前显圣,在犹太人和彼拉多的面前,展现神力。

在这个愚昧的年代,只要有一些超凡的能力,就会被当作神明,尤弥尔顿这么做虽然收割了大量的信仰,但也把自己推到了明处。

此刻,尤弥尔顿在明,宁原在暗,他自然可以操作起来。

尤弥尔顿想要的是信仰,是所有人都信任他,而宁原,则是要在这个过程中下毒。

而朗基努斯,算是他的一步棋。

“尤弥尔顿,游戏才刚刚开始呐。”

宁原看了一眼朗基努斯的表情,心中有了腹稿之后,侧过头,看向眼前的矛尖。

这把枪,是地球神话中的SSS级传说物品。

朗基努斯之枪,又称命运之矛。

传说中只要手持有该枪,一百二十尺范围以内的人皆臣服,持有这枪者更可主宰世界的命运……

宁原思索起来,这把枪看起来非常普通,就是罗马帝国再普通不过的制式装备。

也不知道有没有传说中那种神奇的力量。

于是他伸出手,触碰了朗基努斯之枪的矛尖。

矛尖上还残存着耶稣的血液,摸起来有一种玉石般的温润质感,触摸了一会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他也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就在他以为这就是一杆普通的枪时,他体内的小指骨突然颤抖起来。

随着指骨的颤抖,他的半边身体也迅速苍白,右眼的瞳孔都变成了白色,耳边响起了嗡鸣。

恍惚中,他右边的视野陡然一变,他仿佛看到了无尽的光。

刺目的光辉让他的眼睛宛若灼烧一般,痛的他流下了眼泪,在适应了一会后,他仿佛看到了一座城。

一座由白色巨石垒的城,光从巨石的缝隙中流淌出来,耳边的嗡鸣也变成了圣洁的歌声。

声音高亢悠远,就好像是教会中的唱诗班在唱圣歌,歌声的内容宁原一个字也听不懂,翻译功能也找不到对应的语言。

歌声响了一会后,他仿佛听到了一些声音。

一个十分动听悦耳的女声,他听过这个声音,那是斯图尔特的声音。

“斯图尔特?”

“……警告……”

“……节点行为异常……”

“……正在尝试修复节点……节点修复失败……”

“……警告……节点行为异常……正在尝试重写网络协议……”

“……宁原……是你?”

“……警告……网络协议更改失败……无法阻止系统覆写……警告……”

“……宁原……阻止尤弥尔顿!阻止他!……操他大爷的,他……”

“……递交权限……”

“……警告!……错误警告……节点行为一切正常……”

“……新乡……谎言……”

声音到了这里便戛然而止,宁原的意识也被缓缓的拉回,在震惊中,他看到了天国的一角。

无数条白色的锁链从天国中飞出,链接到下方的芸芸众生,而锁链的上端,则束缚着一个漂亮的美女。

她有着碧绿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瞳,身穿白色的研究服,背后长着一对虚幻的翅膀。

“斯图尔特?”

下一个瞬间,宁原的意识就回归了天地之中。

他深吸了几口气,用影子压下身体的异变,脑中不断闪回着刚才听到的话。

递交权限?

什么递交权限?

新乡……谎言……

这都什么东西?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冷静了一会后,解放了朗基努斯的束缚。

“哈!”

朗基努斯大笑起来,举着长矛说道:“神的血,岂是你这种魔鬼可以触碰的?哈哈,你刚刚是不是差点死了?”

“呵。”

宁原冷笑一声,一把抢过朗基努斯之矛,抵在朗基努斯的咽喉:“你说什么?”

看着毫无变化的宁原,朗基努斯震惊了起来,随后拔腿就跑。

妈的!

魔鬼连神的血都不怕,自己再呆下去不是送菜吗!

必须要将这个消息告诉总督大人,告诉那位圣人!

然而他没跑多远,就又被宁原控制住了。

“你没有意识到,你已经走进绝路了吗?”宁原来到朗基努斯的身边,将手中的长枪还给了他,说道:“神不会容你,犹太人不会容你,信仰耶稣的人不会容你,就连彼拉多……此刻,他也不会容你。”

听到这句话后,朗基努斯的神情猛地一变。

“抱歉,你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容身之处了。”

宁原如同真正的恶魔一般,在朗基努斯的耳边低语道:“你看看这座城市,大家都在努力的搜捕魔鬼,你说……你会不会被当作魔鬼的同党,被送上十字架?”

历史中的朗基努斯,后来成了耶稣的忠实信徒,手握神兵,一生传教。

但那是剧本不改的情况下。

圣经中的耶稣,主要向自己的门徒显圣,并没有触动城市的格局,或许是他为了不引发流血冲突,又或许他没那个能力。

而基督教,是耶稣门徒所造就的产物,对世界产生影响时,都过了百年。

所以对耶稣行刑的人能够活下来,并成为历史。

而现在……

“你说,圣人已经用神力证明了他的身份,彼拉多也听从了神的建议,与犹太人联合……”宁原笑着说道:“那些转变信仰的犹太人可容不下你,而彼拉多,为了遵照旨意,不触发矛盾,会不会第一时间处死你?”

朗基努斯额头上瞬间滚出豆大的冷汗。

“好好想想吧。”

宁原拍了拍朗基努斯的肩膀,松开了对朗基努斯的控制。

这一次,朗基努斯没有逃跑,沉思片刻后,他问道:“我该怎么做?”

“你想啊,如果,如果那天,你刺死的不是什么神子,只是一个凡人,那会怎么样?”

朗基努斯看向天空,问道:“神……他……”

“他是神,是犹太人的主,不是你的主,只要你不信他,自然不会被他所制。”宁原看出了朗基努斯心中的顾虑:“而且,他不容你,想想彼拉多的儿子吧。”

朗基努斯心里顿时泛起了惊涛骇浪。

彼罗,本丢·彼拉多的儿子,在耶稣死的那一刻,他也走了。

人杀了神子,神带走了一切。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他捏紧了手中的拳头,低下头,隐约的看到了一个深渊,但他,没有其他位置可以去了。

“我该怎么做?”他问道。

“如果……那天你刺死的,不是什么神子,而仅仅是一个凡人,又会怎么样?”

宁原微笑起来。

主角已经选好,就看接下来戏台搭建的怎么样了。